公益讲座
我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益讲座

甄永利:绿色金融助力绿色经济

2019-07-11

中国绿发会丝路绿色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甄永利

首届青海省高原野生动植物保护

生态环境治理研讨会发言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今天我发言的主题是:绿色金融如何助力我们的绿色经济的发展?我从几个方面讲下绿色金融的发展。

首先咱们先搞清金融的概念,一提到金融,很多不了解金融或者接触金融比较少的人,就认为它是一个非常高深莫测的领域,甚至把它跟资本运作和虚拟经济挂在了一起,实际没有那么复杂。金融从这个字面上来解释,金指的就是货币资本,融就是合理的运用货币资本的手段、方法。换句话说,金融就是我们运用合理的手段和方法,利用资本的价值去创造我们现有的价值和剩余价值,并让他们在市场上流动起来,这就叫金融。简单的四个字就可以概括,叫价值流通。

今天的这个主题也叫绿色金融。那我们国家为什么要发展这个绿色金融?在前不久刚刚落幕的2018年冬季达沃斯高峰论坛上,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发表了演讲,向世界明确传达了我们中国的经济要转型走低碳绿色可持续发展道路的决心。同时也给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方案。中国作为世界上的第二大经济体,在发展绿色金融方面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在2015年中国担任G20峰会主席国期间,我们就把绿色金融这个主题,首次提到了G20的峰会的议程上面,并且成立了绿色金融研究小组,这个小组研究出来的七项结果,同时也被写进了20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公报里边,这就意味着我们中国成为了首个全球具有政府管理体系的绿色金融的经济体。

那么绿色金融有没有一个标准的概念?在2016年8月份由七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构建绿色金融指导体现的指导意见里,有这么一段描述:绿色金融是指支持环境改善,应对气候变化和资源高效循环利用的经济活动,即指环保、节能、清洁能源、绿色交通、绿色建筑等领域的项目的投融资、运营,以及风险管理的金融服务。简单的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具有环境效益的金融服务,就叫绿色金融。这里面的内容很丰富,最起码有三个方面的内容。

就是环境的改变,包括我们大气环境的改变,水体环境的改变,啊还有这个土壤环境的改变。

就是对这个气候的转变。简单的说,就是降低二氧化碳的含量。

就是在我们工农业生产当中实现资源的高效循环利用。

这三个方面,基本上就组成了我们绿色金融要支持的方向。那么作为这个绿色金融,它会用什么方法机制或者手段,去支持我们绿色这个企业和产业的发展呢?在2015年由绿金委发布的关于绿色金融工作的指导意见,里边规定了35条,这35条我把它大致的归类为三个内容。

第一个内容是激励机制,为什么要采用激励机制或者建立激励机制?因为在绿色环保项目里边都存在一个共同的问题,那就是投资大、投资周期比较长、回报率比较低,也就是没有足够的回报率。因为什么?因为它的外部性很强。我打个比喻,你比如说我在某地投资建设了一个新能源的项目,而这个项目降低了二氧化碳的含量,改善了水体空气质量。那么做到这个结果之后肯定就会有人受益,什么人来受益呢?方圆300公里之内的居民都会受益。但是这个受益的300平方公里的居民,不会为这个项目买单,那企业的投资就没有回报,这就叫外部性很强。企业拿不到回报就没有利润,也就无法实现,这种情况称为外部性无法内生化。那要解决这个问题怎么办?教科书已经明确的告诉我们,你要想解决外部性的问题,那就用科斯定理(在某些条件下,经济的外部性或者说非效率可以通过当事人的谈判而得到纠正,从而达到社会效益最大化)。科斯定理告诉我们解决外部性,只要你明确企业产权的边界,只要你利用政府税收手段的干预,再把这个投资者和受益者全部叫过来,咱们签订协议,那这个外部性就可以解决了。但是我们不要忘了,在科斯定理里边有一个隐性的规定,也就是说投资者和受益者,双方必须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签订一个协议,外部性才能解决。

但在刚才我提到的环保项目里面,未来是缺失的。因为这个项目可能要几年以后才见效,而见效以后,当地的受益的百姓又不会为这个项目买单。那我们面临这个问题应该怎么办?采取两个办法,一个就是激励机制,通过央行的再贷款,通过地方政府的财政补贴,贴息,还有基金投入,各种方法来补贴这种环保绿色的项目。第二个办法,仅代表我个人意见,就是大力发展绿色保险项目的同时,通过绿色保险的融资和再融资,去补齐未来这个生态环保项目收益不足的缺口。

第二个内容是项目有足够的回报率。你比如说像地铁、污水处理厂、固废项目,这一类的项目是有回报率的,可以满足民营资本投资的要求。但是他们也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期限错配?那这类项目一般都属于中长期的投资项目。而我们现有的银行金融体系是无法提供这种中长期贷款的,这个受制于银行的风控体系,以及对他们流动资金安全性监管的这个要求。那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需要打造一种新的模式,比如现在正在大力推广的绿色债券,通过绿色债券市场,去让这些需要中长期投资的企业,还有项目,能够拿到他们需要的这种贷款资金。据我所知,今年青海省的青海人民银行有限公司,已经成功发行了15亿人民币的绿色债券。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三年期,它的这个利率应该是3.76%,认购倍数应该是3.15。那么青海省所有的具有法人资格的这种金融机构,也通过银行兼市场融到了16.7亿元人民币的这个资金,用于投资这种绿色项目和这个绿色经济的发展。

第三个内容是建立一个市场化的激励机制,什么样的市场化激励机制呢?你比如说我们上市公司或者二级市场资本市场上的信息披露机制。现在证监会和人民银行已经有了明确的规定,对那些重点排污的企业上市公司要分三步去披露这个环境信息。第一步,2017年重点企业必须披露你的环境信息,第二步2018年强制性的披露你的环境信息,即使不批不披露,你也要说明为什么你不披露,要讲出理由来。第三步2020年,全部上市公司必须披露你的环境信息,那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个环境披露的这个这个环节或者这个机制,主要是想让市场上的投资者和投资机构,能够找到这些绿色的企业和绿色的项目,并培养这些投资机构,对绿色项目的投资偏好。

我们绿色金融使用的手段,基本上就是以上这三个内容。

为了推动绿色金融的发展,我们国家去年在全国五个省市设设立了绿色金融试验区,也就是广东、浙江、江西、贵州和新疆。那为什么会选择这五个省呢?因为这五个城市代表着绿色金融三种不同的模式。第一种模式,广东与浙江,它是经济相对发达的地区,财政收入很高,那他们就会拿出钱来去支持绿色金融和绿色项目的发展,同时他还会成立像绿色基金、政府补贴和担保这类的东西。第二种模式,是像江西、贵州这样的一种开发趋势的模式,两个省建立的开发区,基本上都是新的建筑,那新的建筑就要有新的标准。世行的环卫专家给过一个数据,在未来碳排放里边有70%来源于我们这些新的建筑。也就说在江西和贵州的这个试验区里,他们有一个明确的规定,不管你新建的试验区,还是新建的楼房,还是新建的基础设施,那你单位面积里边的碳排放,要比传统的这个建筑面积的碳排放必须低于40%。那它通过这种模式去打造一种新的金融服务的一种投资模式。第三种模式,是新疆独有的,因为新疆有丰富的太阳能和这个风电能源,那么如何利用绿色金融的手段和方法去支持这种新兴产业的发展,那就成了新疆要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

在这个绿色金融发展的过程当中,还存在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洗绿的风险。虽然我们国家对绿色债券,绿色金融都有明确的规定和要求,但也不排除某些企业用的是绿色金融的钱,但干的不一定是绿色项目,那我们怎么去防范这个风险呢?我们一共有四道防火墙。

在2015年12月份证监会跟人民银行共同发布的关于绿色债券发布支持目录里边,有了明确的规定,这是政府政策的一道防火墙。

那第二道防火墙是什么呢?就是第三方的评估机构。因为我们国家的绿色债券发展得非常的快速,我们用两年的时间基本上也超越了西方国家十年的发展速度。我们现在用两年的时间,在全国发行的这个绿色债券已经高达2530多亿,占全世界绿色债券发行量的32%以上。我们所有发行的债券百分之九十几全都是经过第三方认证和评估的,只有百分之几,是通过发改委直接发行的,而发改委在发行这百分之几的时候,也是有内部的严格的评估和认证。也就是说中国的绿债发行百分之百是经过三方评估和认证的。

那第三道防火墙是什么?是信息披露。这个信息披露的是什么?是你的资金用途。那你通过绿债融来的资金,用到什么地方去了?是不是用到了绿色项目和这个绿色经济里面?

第四个防火墙,现在所有的这个评估机构在国家制定认可的情况下,对这些绿色企业绿色企业开始做评估,做评级。我不但要评你是不是绿色的,还要把你的这个企业评出几个等级来。这样来更加明确的认证你是什么样的绿色企业,什么样的绿色项目,从而保证我们绿债发行的纯洁度。

这是咱们绿债防止洗绿的这个风险采取的四个防火墙措施。我刚才说到了,咱们国家的绿债发行是非常快的,而绿债又是现在绿色金融的一个主要的表现形式。那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展的这么快,会不会有风险呢?刚才我说了一个数字,我们的绿债发行占全世界的32%,但是我们绿债发行的总量占我们全市场的债券发行量也就是2%,还是很低的。啊但是国外呢只有0.2%,我们是他们的十倍,所以说我们发展很快,但从量上来说我们是可控的,是安全的,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现在咱们国家正在处于经济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增长的这么一个转型期。那在这个转型期之内,我们中国绿发会与中国绿发会丝路绿色研究院与可可西里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成立了高原绿色发展研究中心,应该做些什么,从而去支持我们国家的这个绿色发展、生态发展和环保发展,我觉得最起码有三个方面的内容我们是可以做的。

我们的中心成立之后,将紧密地与当地的政府,当地的金融机构,当地的绿色企业,当地的行业协会,密切的去联系和沟通,组建一个绿色文化绿色科技,以及绿色政策导读的平台。

在时间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建议咱们中心联合有绿色环保情怀的企业,依托咱们绿发会的这个公益平台,共同成立一支可可西里动植物保护及绿色发展专项慈善基金。那么利用慈善基金这个金融工具或者叫慈善金融工具去获得对绿色项目和产业投资的资本。同时呢积极地与当地的金融机构去联系,共同探索公益绿色债券发行的可落地性。因为下一步除了我们的利率债在这个社会资本,还有国家银行之间发行之外,那我们的慈善专项基金是否也可以去探讨这条路子?利用民间的慈善捐款,或者说民间的资本去保护我们的生态环境和野生动物。

我们要做的事就是成立一个区域性的绿色产业联盟,把我们有识之士,有识之企业,绿色企业,以会员制的形式,拉到我们这个绿色联盟里边来。这个绿色联盟我们要完成三个目的,建设三个数据库。第一个叫绿色项目数据库,去汇集各种各样的绿色项目和生态环保以及动植物保护项目。第二个叫绿色技术科学技术数据库。我们汇聚各种各样的科学技术。第三个,绿色金融机构以及融资渠道数据库,为我们需要绿色发展的这些企业、事业和项目,去提供这种融资渠道和帮助。

通过做以上这三件事,我们要达到一个目的,就是让我们成为三种人。第一种人,让我们成为绿色文化的传承人。第二种人,让我们成为绿色科技的经纪人。第三种人,让我们成为绿色金融的运作人。

我相信通过我们在座各位的努力,在巴德会长的全力带领之下,在各级领导的关怀之下,我们一定会为我们大美青海的建设贡献我们应有的一份力量。谢谢各位。